怀念我的父亲梅兰芳(转载)
   论坛首页影音园地怀念我的父亲梅兰芳(转载)

怀念我的父亲梅兰芳(转载)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评估帖子 回复数:0 | 点击数:1226 适合打印机打印的版本 通过电子邮件发送此页面 添加加到IE收藏夹 报告本帖 浏览上一篇主题 浏览下一篇主题 
 主题:怀念我的父亲梅兰芳(转载)
站长
 


角色:管理员
等级:营长
发帖:414
经验:821
金币:797
注册:2005-9-24
状态:离线
信息 日志 短讯 邮箱 好友 搜索 引用 回复 No.1

怀念我的父亲梅兰芳(转载)

——祭父双甲子

2014-11-10

梅葆玖与父亲梅兰芳

       今年是我父亲梅兰芳诞辰120周年,也是他逝世53周年。

 忙碌的父亲

  1934年3月29日,我出生在上海思南路87号。母亲共生了我们兄弟姐妹九个人,我最小,名曰小九。16岁时,经老师吴菱仙介绍,嫁给了肩挑两房的吴菱仙同门师兄梅竹芬的独子梅兰芳。因为父亲的结发妻子王明华生的一双儿女均死于麻疹,长辈同意梅兰芳再娶一房,生儿育女。王明华也同意这门亲事,以弥补她本人未能尽到的责任。婚后14年中,母亲先后生了九个子女:头两个—男一女;第三、四、五个均为男孩,即葆琪、葆琛、葆珍(绍武);第六、七、八均是女孩,即葆珑、葆玥和一位没取名就死了的;最小的小九就是我——葆玖。我们兄弟姐妹九人,就四哥、五哥、七姐和我成人了,其他的都幼年就夭折了。

  我出生那天,父亲不在家中,正在武汉演出。碰巧那天戏园失火,他就把该期包银(报酬)的一半拿出来救济同行底包。!父亲从武汉回上海没几天,河南又发大水,他又去开封救灾义演十天。救灾刚完,又接受苏联邀请,去苏联进行那次极为重要的演出和学术研讨会。我生下来,就是这个环境,父亲太忙了,演出是不断的,逢到假日,经常日夜两场,有时还得双出。因为他要养活戏班里的一大帮人。

 

“唱戏的在小岛上能活吗?”

  1937年七七事变发生后,日本侵略者的战火燃烧到了祖国内地。父亲为了抵制为日本的服务演出,蓄起来胡子不再登台。当时,日本侵略者对父亲进行胁迫,逼他演出,父亲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只得接连三次冒着生命危险,给自己注射伤寒预防针,使体内发起高烧,以此抵制日本侵略者的要求。

  1948年下半年,北方内战(解放战争)激烈。到了1949年,战事更吃紧了,国民政府准备要撤了,希望我们全家也撤到台湾去,说房子也有了,一切都准备好了。

  1949年4月,父亲的挚友、上海戏剧学院院长、留美的熊佛西先生,带了夏衍先生到了思南路的梅家,希望父亲留下来,迎接新中国的诞生。父亲也同意熊佛老的说法,说:“唱戏的在小岛上能活吗?”

  5月27日,解放军进了上海。

  

毛泽东:“您的名气比我大。”

  1949年6月24日,我们从上海出发,随父亲赴北平参加全国第一届文学艺术工作者代表大会。这是我长到16岁第一次出远门。到北平已经27日了。到了北平站,人山人海,“梅老板回来了”的消息不胫而走,老百姓都想来看一看梅兰芳。在京的同行,如尚小云、荀慧生、谭富英、萧长华、姜妙香也全都来了。

  1949年7月2日至19日,全国第一届文学艺术工作者代表大会在北平召开,父亲在会上见到了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等领导人。当父亲第—次和毛泽东握手时,毛泽东风趣地提及北平人对梅兰芳的欢迎,说这程度不亚于解放军进北平时的情形。毛泽东幽默地对父亲说:“您的名气比我大。”

  9月4日,父亲又—次动身北上,到北平参加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届全体会议。会议期间,父亲演了一次戏,并在共和国成立的第二天,在政协联欢会上作了一次节目主持人。主持和现在电视里的节目主持人差不多,有两位,另一位是田汉。

  晚会没有戏单。据说,许姬传那天迟到了,进门已经是第二出《钟馗嫁妹》,侯益隆的徒弟演的。下面是云燕铭的《鸿鸾喜》。压轴是谭富英的《定军山》。大轴是父亲的《宇宙锋》,12点钟上场。据阿英同志(当时天津市委宣传部长)回忆:“那天 (梅兰芳)嗓音甜润,做功表演深刻,台下一点声音也没有,安静极了。我们坐的地方距离戏台有十几排,但是《反二黄》里‘懒睁杏眼,倒凤颠鸾,—声来唤’,几个低腔,每—个字都送到耳边,异常清楚。我觉得近三五年来听梅剧以这次为最舒服。……优美的戏剧,能够净化观众的心灵,使之升华。那天晚上真是到了那种境界。”父亲事后自己也回忆说:“因为环境与心情的和谐,演得非常舒适。”

  政协开完会后,因父亲离开北平近20年了,20岁左右的人没有听过梅兰芳的戏,市民要求演出的呼声极高。长安戏院(老长安,西长安街路南)方面,也托尚小云(父亲的表妹夫)来说,要求帮几天忙。父亲也觉得应该和市民观众见见面,于是约定开完会,唱十天。

  演员大部分是梅剧团的老人,小生俞振飞,从上海赶来,其余萧长华、刘连荣、王少亭原来就在北平,老生约了奚啸伯。戏码是父亲自己圈定的,点定了《起解》《贩马记》《宇宙锋》《别姬》《凤还巢》五出戏。在长安戏院演出的十天中,有四场《别姬》,因为买票拥挤,票柜上的玻璃都被打破了,警察也无法维持秩序,长安院方要求多演《别姬》,以解决这种困难。

  

 父亲带我为中央首长演出

  1950年12月31日,这是值得纪念的一天,父亲带着我到中南海怀仁堂为中央首长演出《金山寺·断桥》。第二天,即1951年1月1日元旦,我又到怀仁堂演了《玉堂春》。

  那时我才17岁,还在上海念书,要到1951年暑假才能完全离开学校。1950年12月13日,我在长安大戏院参加中央人民政府文化部主办的京剧招待晚会,和父亲、姜六爷合演了《游园惊梦》。到年底那天,父亲说要去中南海演《水斗·断桥》,第二天还有我的《玉堂春》。之前没有人跟我说过,父母也不说,我只知道跟着父亲走就行了。

  演出那一天,父亲因为不能见客,没有进首长休息厅。第二天。我演《玉春堂》那天,父亲来看我扮戏。周恩来总理在开场前对父亲说;“除夕看老—辈艺术家,今天看青年一代。你来看戏,一定很高兴吧。”那天父亲也见到了毛主席,回到家中还对我母亲说:“今天在休息室里见到毛主席了。他含笑和我说,昨天看了《金山寺·断桥》,你演的白娘子扮相与众不同,想得很妙,浑身穿白,头顶—个红线球。毛主席看戏可真仔细!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人谈过白娘子的扮相。的确,我是花了很多时间来研究,才改成现在这个样子的。”

  那天我自己唱得也比较满意,因为这出戏在上海参加夏声戏校演出时经常贴(广告),已经唱熟了。台下也很安静地听戏,完了才鼓掌。

  “你看我非我,我看我我亦非我,他装谁像谁,谁装谁谁就像谁。”这副对联是父亲生前经常吟诵的。

  回顾父亲的一生,他一直坚持颂扬美善,鞭挞丑恶。他不仅是—位京剧表演艺术家,还有多方面的爱好,诗词、绘画、音乐、书法、花卉和武术他样佯都通。他学习这些并不是以此作为谋生的手段,以之换取物质上的享受,而是把各种文化的熏陶和艺术的尝试当作磨练自己艺术修养的手段。正因为把这些都融汇到自己的表演艺术当中去,才创立了国际上独特的表演艺术体系。我现在已年逾八十,这些是我向父亲—辈子都学不完的地方。

   文/梅葆玖 摘自《纵横》

 

,

编辑 删除 发表时间:2014-11-16 23:42:19 IP:已记录
收藏帖子 | 取消收藏 | 返回页首 
婕妮网友论坛
Powered by BBSXP 7.00 Beta 1 ACCESS © 1998-2006
Server Time 2017-6-28 23:49:59
Copyright 2006-2008 婕妮网友论坛www.52kl.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