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失独家庭——失独者的独白
   论坛首页评论文章走进失独家庭——失独者的独白

走进失独家庭——失独者的独白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评估帖子 回复数:0 | 点击数:1378 适合打印机打印的版本 通过电子邮件发送此页面 添加加到IE收藏夹 报告本帖 浏览上一篇主题 浏览下一篇主题 
 主题:走进失独家庭——失独者的独白
站长
 


角色:管理员
等级:营长
发帖:417
经验:833
金币:809
注册:2005-9-24
状态:离线
信息 日志 短讯 邮箱 好友 搜索 引用 回复 No.1

走进失独家庭——失独者的独白

  2013-02-19    辽沈晚报
     2月16日,中国之声《全国新闻联播》的一条报道引起了人们的广泛关注,“人口学家预计,我国失独家庭未来将达到一千万。民政部表示,失独老人将参照三无老人的标准,由政府来供养。卫生部的数据显示,我国每年新增失独家庭7.6万个。”
     春节本是一个全家团圆,老少同堂的欢聚节日,可有一些特殊的家庭却因为永远等不到子女回家而黯然神伤,他们被称为“失独家庭”。 2月17日,记者走进了鞍山市的失独家庭,面对面,倾听他们的心声、感受他们的处境。
 
我是中国千万失独父母之一

     失独者说:“这个风险概率像天上掉下的陨石,狠狠地砸中了我!失去唯一的孩子,这个打击太沉重了,沉重到我们无法言说,沉重到我们无法承受!这个牺牲,不仅是我们个人的悲痛,更是国家和社会的伤痛。”
 
白血病吞噬她晚育的独子

     网名为“春天”的网友是鞍山失独互助群的群主,在QQ群里,“春天”言语乐观、心态年轻,是网友的知心姐姐;在现实生活中,“春天”名叫沈晶玲,网络中健谈她却是一位失去独子10年之久的60岁母亲。“半百之年失去了唯一的孩子,”沈晶玲哽咽诉说,1988年是全家最开心的一年,因为这年35岁的她生下了独子。
     沈晶玲夫妇对独子格外珍惜,全家人视孩子为“手心里的宝”。为了让孩子拥有一个良好成长的学习环境,沈晶玲将家中唯一的单间卧室让给孩子住,夫妻俩挤住在厨房里临时搭的小床上。“手心里的宝”并未辜负父母的期望,在读小学期间便获得了市三好学生、市特长生等荣誉,朗诵、书法样样都好的孩子深受老师和同学的喜爱。
     然而,由独子给沈晶玲一家带来的欢愉声与幸福感永远的停留在了2002年末。“那段时间孩子总感冒,去医院开药,吃了很长时间也不见好,”讲到这时,沈晶玲的情绪再次起伏,话语间断断续续,似乎又陷入沉思,“头一天晚上检查,孩子的血小板剩6万多,第二天早上验血只剩下3千了”。仿如晴天霹雳,沈晶玲年仅14岁的孩子被确诊为“急性重型再生性贫血”。连续59天的输血抢救还是没能留住孩子年幼的生命,2003年大年初四,沈晶玲永远失去了儿子。
     10年过去了,沈晶玲的家中依然摆放着孩子戴着红领巾的照片。对着孩子的照片介绍时,已到花甲之年的沈晶玲脸上微微浮现出一丝笑容,讲话的声音也更洪亮些。“孩子走后的前6年,我像疯子一样,成天在马路上走,不停地走,大声的唱歌,什么歌都唱,看路上背着书包的小孩都像我孩子,”沈晶玲直言,“那时已经患有严重的抑郁症了”。
 
儿子车祸身亡,留下57天的小生命

      2008年1月15日,这是令66岁的杨福胜痛不欲生的一天。这天,已经成家立业的30岁儿子因为车祸当场死亡。“9点10分,我给儿子打电话说,都是有孩子的人了,赶紧回家。10点10分多,我就接到电话,说儿子在北出口出事了,”回忆起儿子出事那天的点点滴滴,空军飞行员出身的杨福胜眼中的泪水禁不住流了下来。杨福胜介绍,当天爱人去沈阳出差,手机打不通,吃中午饭时,他就开始坐立不安。
   “没想到在人生步入中老年的时候,孩子却不幸离开了我们,白发人送黑发人,其悲痛和绝望可想而知。”杨福胜说,儿子的离去对他的打击是致命的,当他在车祸现场痛不欲生的时候猛然意识到“家中还有个刚刚出生57天的小孙女”。
     杨福胜告诉记者,自从儿子发生意外后,他与妻子就变得不能正常交流了,是现实版的“最熟悉的陌生人”,“说话的内容不能提及儿子,如果沾点边,全家人都会瞬间崩溃”。悲伤的事时有发生,然而另一个噩耗又降临在这家人身上,在儿子辞世后的一年,杨福胜被诊断出患有骨髓增生肿瘤,也就是血癌,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几年来,支撑他活下来的唯一信念就是儿子在生命的最后送给他的礼物,“一定要替儿子抚养孙女长大”。
 
今生我曾拥有过,以后我将老无所依
 
     失独者说:“十年生死两茫茫,常思量,自难忘……失子之痛我是怎样熬过?熬过了一天又一天,心中好似滚油煎,熬过一年又一年,想儿的眼泪烫伤了眼。我们一天天的老去,谁为我养老送终?我们失去的不仅仅是一个孩子,同时也失去了生命的传承,失去了生活的依靠,失去了精神的寄托,失去了最基本的赡养保障。”
 
精神残疾最怕与同龄人交流 

    采访过程中,来自立山区的失独者、55岁的贾波一直在痛哭,15年前她的父母双双离世,在她38岁时,丈夫因心肌梗塞不幸辞世,只留下了她和1983年出生的儿子相依为命。可就在2012年7月5日,刚刚有了稳定工作、能够挣钱孝敬母亲的儿子又因突发性心肌梗塞永远的离开了贾波。
     因为没有丈夫,贾波的生活一直很“避人”,从不跟邻居深入交流。儿子离开她后,贾波不肯面对现实,心中只浮现着“生活的希望破灭了,我什么都没有了,活着还有什么意思?”的念头,走在路上她会觉得人们在背后指指点点,她会感到人们异样的眼光,她感到自己被社会遗弃了。
    生活本来平静而美好,而失去了独生子女就将这一切画上了句号。多位失独父母自称“精神残疾了”,自从孩子离开,所有失独家庭的生活都发生巨变。失独者说:“接到亲戚朋友或者老同学有结婚、摆满月酒这样的邀请,一律不去”,人们的话题都在儿女成才、孝顺的基础上展开,失独者最怕别人触及“孩子”这根神经。
 
老无所依谁为我们送终?

    “我不上医院,”沈晶玲说,无论病得有多么严重,她和老伴儿从不在医院住院,“同病房的病友都有子女来照料,又看望又送饭的”,她看了格外难受。曾有一次,沈晶玲患上了重感冒,由于没有多余的钱请看护,硬是自己换了4瓶点滴,病友聊天时问起:“为什么从不见你的孩子来看你?”她泣不成声。与所有失独的父母一样,与孩子有关的一切都是沈晶玲的禁区。
  “我们很害怕自己的晚年无人侍奉,恐惧老无所养,病无所依,死无人葬的悲惨人生,”杨福胜拿自己84岁的母亲举例,他年岁已高的母亲生活不能自理,需要子女轮流照顾,“每月带着母亲到离家200米的社区领取补助金都需要哥仨轮换着背去”。联想到以后生活的种种困境,失独者无不唉声叹气。
 
不抛弃不放弃的余生

    失独者说:“我们没有放弃生存的念头,我们的余生有限,我们才是真正永久的空巢老人。我们要忍受世间最大的痛苦活下去,我们渴望有人来照亮我们的未来。”
    失独者很不幸,他们失去了子女,渴望社会的关注。沈晶玲随笔中写道:“朋友,请多多关注我!失独不是我的错,请不要把我们撇下!”
                                                                                                  记者赵雪迪、首席记者李东摄
, , ,

编辑 删除 发表时间:2014-3-18 22:54:37 IP:已记录
收藏帖子 | 取消收藏 | 返回页首 
婕妮网友论坛
Powered by BBSXP 7.00 Beta 1 ACCESS © 1998-2006
Server Time 2017-11-18 23:23:57
Copyright 2006-2008 婕妮网友论坛www.52kl.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