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独家庭之痛谁来抚慰
   论坛首页评论文章失独家庭之痛谁来抚慰

失独家庭之痛谁来抚慰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评估帖子 回复数:0 | 点击数:281 适合打印机打印的版本 通过电子邮件发送此页面 添加加到IE收藏夹 报告本帖 浏览上一篇主题 浏览下一篇主题 
 主题:失独家庭之痛谁来抚慰
站长
 


角色:管理员
等级:营长
发帖:414
经验:821
金币:797
注册:2005-9-24
状态:离线
信息 日志 短讯 邮箱 好友 搜索 引用 回复 No.1

失独家庭之痛谁来抚慰

 

记者走近我省“失独”群体

                                                              《西安晚报

                                                    2016年07月22

  家对很多人来说,是爸爸、妈妈和孩子组成的“三角形”,虽然不大,却充满温暖和幸福。但三口之家也很脆弱。家中独生子(女)因疾病或意外离父母而去,这个家便意外地坍塌了。对失独家庭来说,曾经的心灵打击不可逆转,而社会的扶助可让他们多些慰藉,对未来多些信心。

  记者近日走近我省失独家庭群体,聆听了他们的故事与心声。

  【现状篇】

  失独  是无法言说的

  案例讲述:丁利华

  “我想再当母亲,能有个完整的家”

  “房间的布置还和小霖在的时候一模一样,这么多年,一直没有变过。”谈及儿子,丁利华红着眼睛,嘴唇发抖。今年距儿子陈霖因病离世,已过去了整整十年。

  今年54岁的丁利华原本有一个幸福的家。丈夫老实本分,自己勤勤恳恳。然而,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打破了这一切。那年,她突然发现5岁的儿子走路磕磕绊绊,行动能力比同龄孩子要差。带孩子去医院,医生诊断为进行性肌营养不良。

  丁利华和家人开始四处求医问药,家中积蓄也全部花光,但儿子的病情还是恶化了。丁利华心力交瘁,丈夫也因承受不了巨大的生活压力,向丁利华提出了离婚。孩子虽被法院判给了丈夫,但丈夫并没带走他,孩子仍然跟着丁利华生活。

  面对一系列变故,这位坚强的母亲没有放弃。她说:“那个时候日子很难,孩子和我就是彼此的依靠。” 令人遗憾的是,虽然丁利华尽了最大努力,但陈霖的身体依然一天比一天虚弱。200611月,刚过完18岁生日的孩子还是离她而去。

  儿子去世那年她一下子苍老了,如今已满头白发,脸上皱纹也越来越深。对丁利华而言,儿子走的那年就是人生一场噩梦,可她一头扎进梦里,却再也醒不过来。“我精神崩溃,整晚整晚失眠,脑子里都是空白。总感觉他没死,只是出远门了。每天我会做一大桌菜,等他回来吃饭”。

  老房子里随处可见儿子的生活痕迹。整洁的床铺,干净的家具,儿子生前用过的收音机,房间陈设从儿子走后便一直没有变过。儿子用过的玩具和书籍被丁利华用盒子收起来,照片放在随手可拿的地方,想儿子的时候就拿这些东西出来看看。“儿子离去后,这种精神上的残疾,余生已难治愈”。

  “等我老了、病了,怎么办?”丁利华告诉记者,她目前最大的心愿就是领养一个孩子,能再当一次母亲。她与西安市儿童福利院一直保持联系,现在还未能如愿。“我想收养个孩子,想有个完整的家。老了以后身边能有人陪伴,能老有所依”。

  失独者“抱团取暖”  担忧晚年如何度过

  每一个失独家庭,都曾经拥有过相似的幸福,子女绕膝,其乐融融。然而,车祸、疾病、灾难以及种种不确定的风险因素,却残酷地夺走了这些幸福。

  一些失独者“抱团取暖”,形成了自己的固定群体。这个群体的年龄大都五十开外,人到中年遭遇独生子(女)夭折,从此陷入常人无法想象的痛楚当中。记者通过一个聊天群,接触到我省一些失独者。

  家住长安区的失独者 “勇士”(网名),15年前丧子。孩子生前学习成绩优异,在亲朋眼中是上清华北大的苗子。然而儿子在一时成绩下滑后,思想走了极端,选择了跳楼自杀。一个幸福的家庭就此破碎。“勇士”说,对于他们这样的家庭来说,最不害怕的就是死,“病”“老”才是他们最忧心的。

  “苍生”今年已经62岁,独生子在8年前因疾病去世。对几乎没有生育能力和再领养能力的他来说,垂暮之年,余生该如何度过?他希望,政府建一所只容纳失独者的养老院。“逢年过节,子女们会前往养老院将老人领回家,而这对于失独者来说,无形中再次撕开了大家的伤口”。

  “我现在每天就想着去陪那边的女儿……”“孤寂”(网名)的女儿9岁那年因一场意外事故离开人世。为减轻丧子疼痛,她和丈夫经过多年奔走,领养了一个小男孩。然而随着孩子年龄增大,“苍生”开始担心,随着孩子逐渐长大,已年近七旬的他们是否还有机会享受到孩子的照料和孝心。

  【政策篇】

  陕西出台系列帮扶政策

  失独家庭作为一个特殊群体,面临着生活、就医、养老等诸多问题。对解决好失独家庭面临的困难,我省出台一系列帮扶政策,为计生特殊家庭提供全方位的关怀服务。就医方面,市级确定一所综合三甲医院、县级综合公立医院开设绿色通道,计生特殊家庭成员就医享受优先挂号、优先就医、优先交费、优先检查、优先住院的“五优先”政策。同时,为计划生育特殊家庭提供医生签约服务,定期巡诊,提供出诊、家庭护理、健康咨询、社区康复指导等服务。对60岁以上人员每年进行一次健康体检。并为计划生育特殊家庭办理意外、疾病住院护理保险。

  失独者除了情感的煎熬,还要面临养老的窘迫。在失独家庭养老安置和日常照料方面,我省也推出一系列政策。对失去生活能力及年龄在60周岁以上的失独夫妇,由户籍所在县(市、区)人民政府安置在当地养老机构生活,所需费用由县级财政直接拨付。对个人自愿入住非公立养老机构的,其费用按照公立养老机构费用标准,由县级财政直接拨付,不足部分个人承担。对自愿居家养老,且生活有困难、失能半失能的,由政府通过购买服务的方式为其提供必要的生活照料等服务。

  免费再生育技术服务 帮他们走出阴影

  【扶助篇】

  案例讲述:黄先生

  44岁妻子生下健康宝宝 家庭重拾温暖

  “小家伙现在18个月,虎头虎脑长得特别结实,是我们一家的开心果……”记者近日在雁塔区卫计局如约见到了黄先生,提起1岁多的儿子,他难掩激动和幸福。黄先生的妻子2014年通过我省失独家庭免费再生育技术服务,在44岁时生下了一个健康宝宝。

  黄先生之前有一个活泼可爱的儿子。然而在孩子10岁那年,突患疾病。付出了高额医疗费用,也耗尽了全部心力,然而孩子还是离开了他们。

  他说,在失去第一个孩子很长一段时间,夫妻俩迟迟不能从丧子阴影中走出,思念的侵袭让生活暗无天日。一次,他偶然得知政府对失独家庭有帮扶政策,在亲友劝说下来到雁塔区卫计局了解情况。

  “那天下午,一名男子走进我们办公室,手里攥着一大堆孩子的诊断证明和病历单。说起刚刚去世半年多的独子,七尺高的汉子号啕大哭,情绪几近崩溃。”回忆起当天情景,雁塔区卫计局指导发展科科长董黎君仍然记忆犹新。

  大哭的这名男子正是黄先生。董黎君说,同样为人父母,黄先生丧子之痛,让她揪心不已,希望能帮助黄先生一家。当年(2013年)恰逢陕西省开始实施失独家庭免费再生育技术服务政策,对符合条件的家庭免费提供一次辅助生殖技术服务,也就是试管婴儿。

  “当时就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黄先生。”为让夫妻俩放下思想顾虑,董黎君多次上门为黄先生一家解释相关政策事宜,希望他们夫妻俩通过免费再生育技术服务政策,能从丧子之痛中走出。

  在董黎君的帮助下,黄先生夫妇在第四军医大学唐都医院接受检查。求子之路远比黄先生和妻子想象的要困难得多。为了能尽快把身体调理好,他们四处投医,不停地吃中药。即使是这样,第一次的胚胎移植没有成功。但这没有阻碍夫妻俩的脚步,他们仍然乐观地配合医生治疗。

  2014年年初,黄先生的妻子成功怀孕。拿着化验报告单,夫妇俩哭成了泪人儿。当年9月,一个承载着家庭希望、沐浴着国家关怀的小生命终于落地,手术花费的4万多元均由省上承担。

  儿子的出生,改变了黄先生一家的命运。孩子一天天长大,夫妻俩脸上的笑容也多了,家里热闹起来,现在一家三口其乐融融,重拾温暖与幸福。

  医院为失独家庭开通绿色通道

  对失独家庭来说,能够再次成为父母亲,拥有自己的孩子无疑是疗伤最好的方式。

  据统计,截至20159月,我省共有失独家庭8623户,失独父母13994人。为让这些绝望的父母重新找到希望,满足失独家庭(独生子女死亡家庭)再生育子女的愿望,陕西省从2013年起在全省实施失独家庭免费再生育技术服务工作。

  也就是说,夫妻双方的户籍在我省,只生育一个子女或合法收养一个子女,在医学上认为仍有生育能力的夫妻,现无存活子女的失独家庭可申请免费做试管婴儿。黄先生享受的就是这一政策。

  据悉,我省目前失独家庭免费再生育定点医院分别为第四军医大学唐都医院和西北妇女儿童医院。

  西北妇女儿童医院生殖中心主治医师田莉表示,该中心已接待了200多个前来咨询试管婴儿再生育的失独家庭。截至今年5月,113人接受并完成了试管婴儿助孕,其中胚胎新鲜移植者达61人,成功怀孕者21人。为给失独家庭提供更好的就诊条件,医院派出了经验丰富的团队,为失独家庭开通绿色通道并设专人接待。此外,为解决失独人士的心理问题,医院开设了专门心理咨询室。

  记者调查显示,在众多失独群体中,并不是都能顺利再次怀孕。

  第四军医大学唐都医院派出以妇产科主任兼生殖医学中心主任王晓红说,临床就诊中,发现很多失独者错失最佳受孕期。“失独家庭唯一的孩子意外死亡,很多孩子都已经读大学了。还有的家庭一直沉浸在丧子的悲痛中,待他们想明白,再想要一个孩子时,女方已错过最佳再生育年龄”。

  “失独家庭再生育做试管婴儿要趁年轻。”王晓红表示,临床上做试管婴儿的年龄上限女方不超过45岁,男方不超过55岁。

  她表示,尽管试管婴儿技术能够大幅提高怀孕概率,但不是所有失独家庭都适合走这条路。试管婴儿对受孕者年龄、身体素质等有着很高要求。

  她建议,对有生育意愿又符合年龄条件的失独夫妻,应及早到医院检查并开始疗程。    

  应补足心理关怀“短板”

  【建议篇】

  今年47岁的李先生是一名志愿者,从事失独家庭帮扶志愿活动已有4个年头。经常和各行各业的志愿者们一起深入计生特殊家庭,开展走访聊天、亲情陪伴、健康咨询、整理家务、生活照料等活动。

  “一个家庭一旦失去唯一的孩子,父母的内心世界就会彻底崩溃,精神上会受到重创。”李先生说,在他接触的众多帮扶家庭中,很多失独者独子去世已十多年,他们依然还是无法走出痛苦。

  “家庭养老、社区养老等新模式,可以在失独老人或其他群体养老问题上加以推广。”采访中,李先生表示,对失独者来说,养老是他们面临最大的问题,而帮助失独者构建新的养老模式,也需要发动全社会的力量来完成。同时,他希望更多的志愿者可以加入,用爱温暖这些受伤的心。

  “近年来,‘失独家庭’渐渐走入公众的视野。我也在媒体上了解到这些家庭的不易。政府的关心和帮扶,给予失独家庭一定的精神慰藉。”在事业单位工作的曹磊说。

  曹磊认为,很多失独者年龄已大,无法再生育。他建议,相关部门可以为这些失独家庭设立绿色通道,优先为那些愿意领养孩子的失独家庭提供相关的信息以及优先机会。

  “今年我已经45岁了,以后孩子上幼儿园、读小学都是问题,父母七八十岁也需要我们照顾,确实压力不小。”通过再生育计划成功怀孕的失独者晓丽表示,其实现在政府对失独家庭的帮扶政策力度很大,也在不断完善中。她建议政府能在失独家庭再生育子女的今后教育、医疗方面,给予一些适当倾斜和支持。

  陕西省社会科学院社会项目评估中心主任方海韵表示,目前从国家到地方,各级政府都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在经济补助、生活、心理关怀等方面对失独家庭进行帮扶,这些措施总体上有效,产生了积极影响。

  但是目前对失独家庭的援助和帮扶工作还不完善、不配套,实施过程中存在一些问题,如失独家庭的养老保障给付标准过低、养老风险比较大、养老机构生活条件差、收养子女手续繁琐等。

  “‘全面二孩’政策下,更应及时改进完善扶助政策。”方海韵建议,各级政府重视对失独家庭的援助和帮扶的组织管理工作,要制定相关配套政策且重在检查落实,对政策不断调整完善。各类社会组织和民间团体积极参与并加强培训。对相关问题要有针对性的解决对策,特别是要根据心理意识规律对失独家庭进行心理辅导,这是以前对失独家庭关怀工作的“短板”。“有时进行心理辅导的人不具备相应心理知识,没有起到心理关怀的效果,反而会带来新的负面情绪”。

                                                                                                                  记者张黎娜   实习生程瑶

,

编辑 删除 发表时间:2016-7-22 17:53:02 IP:已记录
收藏帖子 | 取消收藏 | 返回页首 
婕妮网友论坛
Powered by BBSXP 7.00 Beta 1 ACCESS © 1998-2006
Server Time 2017-2-24 11:51:00
Copyright 2006-2008 婕妮网友论坛www.52kl.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