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和国的老三届
   论坛首页评论文章共和国的老三届

共和国的老三届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评估帖子 回复数:0 | 点击数:933 适合打印机打印的版本 通过电子邮件发送此页面 添加加到IE收藏夹 报告本帖 浏览上一篇主题 浏览下一篇主题 
 主题:共和国的老三届
站长
 


角色:管理员
等级:营长
发帖:415
经验:825
金币:801
注册:2005-9-24
状态:离线
信息 日志 短讯 邮箱 好友 搜索 引用 回复 No.1

共和国的老三届

 
转自 知青网——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过了耳顺之年,凡事都能入耳入心,心畅耳深啊,人到了什么都能拿得起、放得下的境界,离仓天很近了,登高致远,且不说已接近天庭,这个高位应是已能看清人间诸事了,说诸事可能夸张了,说能看清自己了,这个是一点不夸张的,说能聊聊我们自己这一辈人,看看我们老三届一路走过的风尘雨迹,那应是非常清楚的。对老三届的议论看的太多了,只有我们自己最清楚,那就乘心明眼亮之际,自己先赞赞吧,给儿辈们留点话吧。
        老三届狭义上的定义是指国内1966、1967、1968年三届中学毕业生,包括初中和高中的毕业生,不管出生年月,只要是这三届的中学毕业生,就是老三届了,这三届的中学生,的确是“老”了,故称老三届。为什么老三届这么有名份,这么遭人议论,就是因为人数众多,特别是初中生最多,是中国历史上中学生最多的,但归根结底的原因就是这三届中学生,都是在文化大革命中同一年1968年毕业的。就是因为那个动乱的年代,学校停课,该毕业的66届不能及时毕业,要晚了两年;67届其实只读了两年初中或者两年高中,毕业要晚了一年;68届仅读了一年初中或者一年高中。
        也正因为三届中学生都在那时同一年毕业,如何安排毕业生是个大问题,才有了1968年那年12月开始的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大部分这三届毕业生以及后来的69、70、72(71届延迟改为72届)等几届中学毕业生较多都走上了知青道路,这个政策一直延续到76年。老三届也几乎是知青的同名词,广义上涵盖了之后的所有知青。对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这个运动的功过不做评论,可以准确说的一点就是,老三届承担了历史的使命,承担了国家的困难,走过了坎坷的人生,为国担当的这个功劳是事实,之后还有更多的担当在等着老三届。
        对老三届议论最多的、老三届功过争议的焦点就是当时这三届部分学生参与了文化大革命早期的运动,就是红卫兵运动。这是不能绕开的问题,但这个问题其实非常明白,一是:不是全部老三届都参与了,只是一部分学生;二是:参与的学生的年龄,初中生仅14-16岁,高中的也仅17-19岁,而且当时初中的居多(49年50年解放后出生率猛增),大部分是初中生。你说要对年仅十六岁左右的青少年去追究什么历史原因造成的责任,这说得过去吗。之后中央清算文化大革命,政策非常清楚,中学生搭不上,中学红卫兵除了极个别地区头头之外也都搭不上,大学生是需要查一查的。遭受文革蹂躏我们也都有亲身体会,老三届中很多家庭当时也都受到冲击和影响。这已将近50年之前的历史事件和文革的结论已都非常清楚,不能指责老三届。老三届中不少曾经在那个年代留下遗憾的人,他们虽是老三届,但不能代表老三届,更不能由此指责全体老三届。这一些有遗憾的人也都曾勇敢地承认了错误,作了道歉,其实责任完全不在他们。
        我们老三届这辈人,承担了太多的苦难,历史的担当让我们都扛起来了,走过来了,回首这六十多年,人生一个甲子,一个甲子对于天地仅一挥间,对于人生只有一次,我们感叹这六十多年来的百味。我们是与祖国一起成长的,因为我们是新中国诞生前后时期几年内出生的一代,我们大都与共和国同岁,即使不同岁,也与祖国一起成长。我们的情感与祖国共呼吸,我们的脉搏与祖国同跳动,我们的荣辱与祖国共命运。这是每一个老三届的亲身经历,我们爱国的情怀是别人所不能替代的。
        我们就是在那个黎明前的一刻、太阳冲破乌云之际、阳光普照大地之后诞生了。1953年祖国第一次人口普查达到6亿,比解放前增加6000万,增加的人口中包括我们老三届,也包括寿命延长的人们。我们老三届是猛增人口的一代,我们的母亲都曾是“光荣妈妈”,到我们开始上幼儿园、小学、中学的时候,都需要新增很多很多的幼儿园、小学和中学,记得当时的中学的初中每个年级都有10个以上的班级,新建一中学、新建二中学、新建三……,到处都是新建学校。新中国我们这一代人来到世界的使命,苍天就赋予了我们与新中国一同成长,同甘共苦,我们的生命已融入了历史的使命。
        我们从摇篮中感受到了新中国的气息,在光荣妈妈的政策鼓励下,记得那时作为老大的我们,老二、老三、老四……每年接连出生,我们这一代的名字很多都带了“国”字,“建国”、“国庆”、“国强”、“国明”、“国富”等等,我们都曾带着弟弟妹妹一起咿呀咿呀亨着新儿歌“我们的祖国是花园,花园里花朵真鲜艳,和暖的阳光照耀着我们,每个人脸上都笑开颜。娃哈哈,娃哈哈,每个人脸上都笑开颜”,童年是愉快的,因为是与祖国的新生相连在一起的。
        当我们站在蓝天白云下,注视者冉冉升起的五星红旗,系上红领巾的那一刻起,我们都曾不止一次举起小小的双手为祖国庄严宣誓:“时刻准备着”;那童声齐唱激动人心的《祖国少年先锋队队歌》今天还在我们的耳鬓袅绕,因为这是我们这一代人唱响的队歌;新中国涌现的无数英雄成为我们成长学习的榜样:黄继光、邱少云、邱财康、吴云铎、向秀丽、雷锋、王杰、欧阳海……,对于我们这一代人的成长来说,就是在无数共和国英雄的熏陶之下成长起来的;那时物质条件不可能与今天相比,我们清醒地知道祖国母亲需要我们勤俭建国、艰苦奋斗;衣服都是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那时我们的一分钱当成大钱来化,“走到马路边,拾到一分钱,马上交给警察叔叔”的儿歌至今我们都能唱;那时居住的地方都很小,较多都是三代人同居一室,但是我们有室外空旷的自然环境足够我们玩耍,弄堂、胡同、院子、没有围墙的操场等都是曾经伴随着我们成长的空间,每天大家一起玩耍着各种游戏,那真是“阳光灿烂的日子”,物质虽然没有现在的丰富,少时天真烂漫的阳光日子确实是令人难忘的。
        艰辛的那段日子也不能忘记,那是正当少年的我们需要成长的物质营养之时,遇上了三年自然灾害,加上苏联终止全部援助,天灾人祸,我们与父母一起勒紧了裤带,与祖国共命运,那时几乎什么都是计划限量供应的,每月发下来一大叠票证,能吃上一块饼干那是非常奢侈的。
        忘不了十年的动乱,十年中文革初期的两年多是在中学内度过的,学校停课了,家庭出身好的同学都参加过学校组织的红卫兵,才十六岁左右的这部分同学只有理想不可能有思想,当中一部分红卫兵听从当时的召唤参与过当时的活动,短暂的经历受到的醒悟是深刻的。
        忘不了那个“轰轰烈烈的上山下乡”年代,我们承担了祖国母亲的困难和召唤,1968年十七八岁的我们就打起背包走天下,到农村、农场、到边疆,到工厂生产第一线,到最艰苦的地方去接受再教育和锻炼,我们经历了太多的磨难。之中有多少酸甜苦辣和感天动地的故事,只有我们心里最清楚。
        那时我们还只是中学生,较多的连初中都还没有读完,在期望学习的时刻扔下了书本,踏上了社会,拿起了锄头和榔头,以自己的双手开始独立生活。向往读书的我们,以后只能在文革结束后,将近三十岁的时候再在业余时间里走进课堂,捧起书本,补上初中、高中、电大、夜大,成了“工农兵大学生”。
        更忘不了76年标志文革结束的那年,那是惊心动魄的祖国再生之年,我们与全国人民一起走上大街去庆祝游行。   
        我们老三届早已经成为纪念周总理和与四人帮斗争的中坚勇士,可曾记否,1976年4月5日发生的事件中那个领头人“小平头”,他叫刘迪,1950年出生,是个地地道道的老三届,事件发生之前两个月,他刚从山西插队落户处返回北京办理好病退,准备回山西告别,行前来到天安门广场祭奠周总理,赶上和参与了这场惊心动魄的斗争。平反出狱后,刘迪一直默默地致力于公益事业,在2011年10月18日因病永远离开了我们,享年61岁,历史和我们永远不能忘记他。
        也忘不了那个“知识青年返城”的大潮,78年年底停止上山下乡运动之后,上山下乡的我们加入了返城潮流。之前曾为返城,我们已不知付出了多少泪水,返城只是在争取的细流,一下子而来的返城潮水,我们是多么的兴奋,大部分知青都回到了城市,也有不少兄弟姐妹在那里已成家立业,留在了农村、农场、边疆。
        在我们开始成家立业之际,我们又担当起了第一代计划生育的责任,从我们要生育孩子起,第一批的独生子女诞生了,我们又承担了历史的需要、祖国的使命。那时独生子女的出生,在医院产房里,一张床都是两个做妈妈的睡在了一起,因为我们老三届这代人是人口猛增的一代,子女也因此是猛增的一代,到了现今我们的孙辈一代,幼儿园、求学等等也因此竞争空前激烈,挤破了大门。由此可想如果没有实行独生子女政策,那我们的子女和孙辈的增量不可想象,也再进一步可以清楚想到如果没有50年代的“光荣妈妈政策”,那我们老三届也就没有那么多了,我们的儿辈和孙辈也就回归正常,历史是否又会有所改变呢。
        在我们开始担负起家庭责任,上有老下有小之时,我们又亲历了国企改革,计划经济转为市场经济,成千上万的工人换岗,走出了多年付出心血的工厂,为了改革发展,我们做出了无私的奉献,我们老三届承担了其中大部分,有的刚返城顶替退休的父母走进工厂大门没几年时间,又面临下岗,新的工作岗位要我们去争取,铁饭碗没有了,面临市场的竞争和选择,我们毫无怨言,默默承受了这一巨大的变革,去迎接新的挑战。现时还有很多人不明白,为什么那时我们是这般的默默承受,要是现在遇上这般社会性集体下岗,那天下岂不大乱了。要知道正因为是我们老三届这样的一代,是与祖国同甘共苦的一代,我们也不是什么羔羊,我们真心爱国,正因为我们知道过去、现在和未来。
        在我们三十而立之年,我们迈入了改革开放的时代,我们成为改革开放的中流砥柱;我们经历了恢复的高考,成为第一批取得恢复后的学位,我们中很多人,现今都是大学的栋梁;我们第一批走出国门留学,《北京人在纽约》、《上海人在东京》等电视剧记录了那时我们闯荡国外的身影;我们中不少人又拿起了笔杆,写下了很多不朽的文著和文艺作品,因为我们有太多的情感;我们参与了多少的创新与第一次,之中有我们拼命的心血;我们融入了各行各业,参与第一批企业整合、参与第一批中外合资企业组建、参与了多少新兴行业的创业和经营;我们中较多人经历第一批下海,走上了自己创业的道路,当时勇敢跨出这一步的老三届,如今都是撑起了民营企业半边天的土豪,他们都是苦干的苦出身,真正是本地泥土中哺育成长起来的豪哥,希望这些豪哥不要忘本,不要忘记兄弟姐妹,要多多有益社会。
         改革开放的三十多年,是我们老三届为之全身心奋斗的三十多年,我们把人生最年富力强的岁月,奉献给了这三十来年,为之在不同的岗位上拼命地工作,工作,除了工作还是工作。
        都说时间去哪儿了,听着这首《时间去哪了》的歌,我们都很感慨,为逝去的岁月而感慨,但感慨的同时还有一种没有多少遗憾的感觉,的确,我们对过去的岁月没有太多的遗憾,因为我们有太多的付出,我们有光辉的岁月,我们已经过来了,我们对得起儿辈,对得起妈妈和祖国母亲。
        我们为什么会这般努力,儿辈们不理解,我们告诉他们,不只是为了你们,因为经历了磨炼和考验的我们,深知怎样报效祖国。因此,在我们这一代人中,也有很多人承担起了领导的职责,走上了领导的岗位,现基本都已退下,希望还在位的高官要全心全意为老百姓谋利益。即使绝大部分是在普通岗位工作已经退休的我们,仍然拥有一颗赤诚的心,这是老三届的奉献之心,爱国之心,精忠之心!
        六十多年的风雨,我们深知,不经历过沧桑,哪来变革发展,不经历过阵痛,哪来新生;以前我们年少时,不知唱过多少回“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的确,不能忘记过去,忘记过去就意味着忘本。
        我们走过了六十多年,今天回首一顾,我们承担的历史责任,经历的磨难,付出的心血,那是改革的阵痛,那是无私的奉献,新生的也是我们,我们为儿辈们的创造,我们也享受到了努力的成果。感到欣慰的是,我们老三届有幸赶上了历史上这前所未有的年代,我们也能为这年代尽到自己的一份努力,而感到无上的光荣和自豪,为此也要感谢“光荣的妈妈”,要感谢祖国母亲。我们深知,我们老三届这辈人的岁月尽管有这么多的坎坷,但是比起我们的父母老一辈人那还是多么的幸运,比起从二万五千里长征中走过来的先烈们那更不值得一提。但是我们还是要对儿辈们说,告知最简单的道理,今天的一切,都来之不易。
        今天我们较多的住在宽敞明亮装饰一新的房子里,吃的是讲究健康的食品,穿的是经常添置的新衣服,炒的是股票证券,忙着在银行跑进跑出,有的开的是小汽车,生活的变化,实在是太大了。
        当然我们也知道,我们中的一部分兄弟姐妹生活还没能小康,有的由于换岗单位的效益不好,加上身体患病,至今拿低保收入维持生活,这虽是不多的但需要我们加以关注和帮助;有的虽不是拿低保,但生活仅是温饱,还没到小康,都需要我们大家去眷顾。尽管生活比过去相对富裕,但是也因为我们老了,已经成为社会的弱势群体,看病难等已成为我们心头之病。
        正因为我们老三届老了,老人太多了,社会也从我们开始迈入了老龄社会,进入将是中国历史上老人最多的时期。在此也强烈呼吁大家共同来建立一个慈善的基金类组织,来帮帮困难中的兄弟姐妹,帮帮我们自己,为帮帮老龄化的社会,出一份力。
        小康生活的同时,我们也深深感到还有很多的忧虑,如今的世界,既是有机遇,也是有危机,终有人想把我们扼杀于小康之际。小康不是目的地,我们不能在歌舞升平中固步自封,那是要亡国的,还有很多路需要走,路途不会是平坦的,我们必须要做好准备,儿辈们必须要有担当。
        六十多年了,沧桑巨变,老三届已经开始做爷爷奶奶、外公外婆了,我们又回到了童年时代,因为我们要带孙子孙女、外孙外孙女了。六十甲子,一个轮回,人生螺旋般地上升到了又一代,历史又跨入了一个新的时代。
        我们这一代人的使命终会有尽头,我们从不回避六十这个数字,六十对于我们是太多太丰富了,这六十多年对于祖国更是伟大而前无古人。一代人接力一代人的努力会延续,子子孙孙会继续中华民族的事业。
        周立波曾笑侃30年,为人们带来了一笑,但对于我们这一代人来说总觉得还少了些什么,我们还不能从中痛快地大笑。六十多年的生活历程,走过的风风雨雨,我们比别人多经历了无数的第一次,我们比别人又多了深一层的领悟。
        六十多年,能一言概之吗,能一笑了之吗。诚然,我们已经能淡然地面对过去,拿得起,也能放得下,而且已经愉快泰然地放下了,一笑抿之,一杯而过,一话而别。英雄不提当年勇,老汉不说回首事。我们明白这才是长者的风度,才是真正的英雄。但是,对儿辈们,我们不想说点什么吗,80年代的他们,已经是而立之年了,他们有过磨难吗,经历过坎坷吗。他们是独生子女的一代,这是人类历史上从没有过的一代,我们相信他们,但也有忧虑,我们总要唠叨一点的。
        还有如今社会上有些人捧起吃肉的饭碗,还要骂娘,还要耍脾气,说要吃西餐,不要吃红烧肉。他们知道日子是怎么过来的吗,他们知道自己是谁吗,知道老祖宗是谁吗,知道今天能端的红烧肉是怎么来的吗,西餐的刀叉蹂躏了我们百年的日子难道忘记了吗。有的人还在一个劲地贬值过去和今天的一切,唯恐话没有说绝,唯恐天下不乱,指责着我们老三届,难道我们就无动于衷吗,我们就一声不吭,让西餐代替了红烧肉吗。
不,不能,万万不能。我们也有说话的权力,也有捍卫自己的权力,我们要大声地赞赞老三届,赞赞包括我们的哥哥姐姐和弟弟妹妹这一代人,我们这一代人不只是老三届,老三届广义的延伸,是跨度整整一代的人,赞了我们一代人,就是赞了几代人,因为继承是一代一代的继承,不能割断历史,不能忘记过去,只有站在历史的高度,才能沿着历史发展的方向,不会迷失方向,才能实现大家共同的梦想。
        登高望远,目之博见;管中窥豹,时见一斑。我们不能因一事,就去推断一切、否定一切;我们也不能因初级阶段发展过程中出现的问题,而否定全部,仇恨当今。要知道在世界上人口最多、占世界人口四分之一的国家,只有短短的几十年,我们就走过了别人几百年的路,创造了人类历史社会的奇迹,世界上还有哪种文明能够达到,能够给予我们?当然在发展过程中问题肯定不少,包括大家都痛恨的腐败问题。走别人没有走过的路,摸着石头过河,河里的坑坑洼洼肯定很多,只要心中有准备,有到达彼岸的目标,有坚忍不拔的勇气,有中华文明的智慧,加上开放的胸怀,定会抵达胜利的彼岸。举目四望,不是吗,我们已经在赶上的进程中,我们正在创造历史,我们决不能被河中石头绊住,被污流而迷路。我们要一路高歌那激奋的《义勇军进行曲》,前进,前进,进!
        我们也不是没有意见,不满可以讲话,牢骚可以发泄,但是要有度,更不能当第五纵队的帮凶,不能骂老娘,不能骂祖宗,这点我们是非常清楚的。我们对左派、右派都不相信,我们就是老百姓派,就是中国派,就是中华子孙,我们相信的就是中华民族的梦想,老百姓期盼的就是天下太平、公正和富裕。我们很清楚:红歌我们会唱,但绝不留恋文革;改革是必须的,但天下绝不能再乱;战争我们不喜欢,但我们必须齐心做好准备,还是毛泽东老人家那句的老话“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如犯我,我必犯人”。
        知道我们唱红歌的时候,最留恋的是什么吗,毛泽东是中华民族的骄傲,当然会留恋,但绝不是留恋动乱的十年。所有留恋之中,我们最留恋的是母校的老师,从小学、中学到后来迟进的大学,我们最最留恋的就是我们老三届烙印的中学老师,忘不了那个年代里结下的师生情,尽管那时我们有的不听话,有的还骂过反对过老师,但是当年老师的音容笑貌和谆谆教导永远铭刻在我们心中,老师课堂上的教诲影响了我们一辈子,如今很多老师已经离开了我们,我们永远不会忘记的就是他们。知道为什么吗,这就是红烧肉的记忆,就是中华文明的传承。
        不是说西餐不能吃,只要是有营养好吃的,我们都能吃,我们是开放的,但是要改变我们全体扔掉筷子换刀叉,这是办不到的。这里说的西餐和红烧肉,我们想大家是懂得的。中华文明的发展过程中,既有传承,也同时吸收了世界上其他的优秀文明,但依然是中华文明;中华民族的伟大梦想,就是要把中华文明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复兴中华文明。
        登昆仑兮四望,心飞扬兮浩荡。今天,我们站在比六十甲子还略高的这一的高度,从人生的高度,我们有更多人生的领悟;从历史的高度,虽只不过霎那的一刻,但是这一刻是继往开来的那一刻,是历史在此时积淀的那一刻,同样是历史的最高之刻,我们要对得起历史,对得起子孙后代。
- 完-
 
, ,

编辑 删除 发表时间:2015-9-28 23:54:52 IP:已记录
收藏帖子 | 取消收藏 | 返回页首 
婕妮网友论坛
Powered by BBSXP 7.00 Beta 1 ACCESS © 1998-2006
Server Time 2017-10-18 2:41:14
Copyright 2006-2008 婕妮网友论坛www.52kl.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