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
   论坛首页文学作品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

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评估帖子 回复数:0 | 点击数:822 适合打印机打印的版本 通过电子邮件发送此页面 添加加到IE收藏夹 报告本帖 浏览上一篇主题 浏览下一篇主题 
 主题: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
站长
 


角色:管理员
等级:营长
发帖:414
经验:821
金币:797
注册:2005-9-24
状态:离线
信息 日志 短讯 邮箱 好友 搜索 引用 回复 No.1

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

                                                      ——忆父亲陈幼韩

     2015年6月30日凌晨4时许,在与病魔抗争了一个多月后,父亲与世长辞,享年91岁。

     父亲病重期间,省剧协党组书记甄亮及同事数次到医院看望。父亲去世后,甄书记亲自起草了悼词并在父亲的遗体告别仪式上进行了宣读,其中评价道:“陈幼韩同志一辈子老老实实做人,认认真真做学问,在学术上独树一帜。他认为戏曲表演美学理论的命脉是‘写意’的美学思想,这是我们民族精神文化的精粹,是戏曲表演艺术的灵魂,是戏曲表演体系的命根子,这些见解是极为深刻的。陈幼韩同志的戏曲表演美学理论研究,在全国戏剧界处于领先地位,陈幼韩同志就是领军人物,这是陕西的骄傲。”父亲唯学问为重,从来不把名利放在心上。组织上如此高的定论,可以说是对他在戏曲表演美学理论领域呕心沥血、辛勤耕耘,为发展民族戏曲事业不懈奋斗一生的真实写照和最好回报。

    得知父亲去世的不幸消息,他的学生纷纷通过各种方式表达哀思之情。著名秦腔艺术表演家、第二十一届中国“梅花奖”获得者、陕西省戏曲研究院青年团党委书记李小峰写道:“陈幼韩先生一生孜孜不倦研究探索中国戏曲美学,先后在台湾,北京,陕西,山西,兰州等地讲学,出版了《戏曲表演美学探索》《戏曲表演概论》等专著,总结并定位中国戏曲艺术是——写意的美学观,为戏曲艺术的发展指明了方向。他的去逝是戏曲界的一大损失!我自1985年跟随陈先生学习戏曲美学至今,得知陈老师去逝我从平凉赶回西安参加了老师的追悼会,并看着把老师安葬后才离开。哭...我的恩师!您安息吧!……”

    远在青海的方志强通过短信沉痛哀悼:“惊闻老师仙游,万分悲痛!忆老师当年悉心教导,关爱有加!老师教我学戏,更教我做人。‘清清白白做人,认认真真演戏’,是老师终身的教导。老师是这世间人品最好、学问最好之老师,是我最爱戴、最尊敬之唯一人。如果有下辈子,愿再做老师的学生。可惜学生收到消息晚,不能到灵前为老师守   灵,心愿难了!愿我最敬爱的老师:一路平安,在西方极乐世界一切安好!……”

    学生们的真实情感,一次次模糊了我们的双眼。小时候,文化大革命前,我们还在初中、小学念书,记忆留给我们的,更多的是父亲一天到晚忙碌的身影。文化大革命后期,父亲作为下放干部,在陕西耀县劳动锻炼,从此在耀县小坵公社移村二队及耀县文化馆度过了11年的光阴。待父亲调回西安,在省剧协工作时,我们几个都已长大成人,并相继成家立业。虽然父亲潜心于戏曲美学理论研究,我们忙碌于各自的工作,难得有时间进行深入的交流,但回想起来,关于父亲的种种记忆片段,仍然是清晰而鲜活的。

    父亲一生清贫,淡泊名利,恪守着中国知识分子的做人原则和道德底线,踏踏实实做学问,从不出卖自己的知识才能“捞外快”。他的身边,总是围绕着一群学生,既有专业戏曲工作者,也有业余戏曲爱好者。他收授学生,只有一个标准,就是真心喜爱中国戏曲,而且从来都是免费,数十年来没有收过任何人的一分钱。学生们实在过意不去,有时就利用节假日买些水果,以表达对父亲发自内心的敬重。

    父亲为人低调,从不谈论自己在艺术追求上取得的成就,也从不以自己获得的荣誉为资本向组织上讨价还价。他居住在剧协家属楼的一套小两居室,毫不计较条件的简陋,一心一意从事着自己的研究。有一年,剧协腾出了一套三居室的房子,论条件他也有申请的资格了,但父亲没有丝毫的念头去向组织伸手要。倒是剧协珍惜人才,党组书记甄亮亲自拍板:“陈老是剧协唯一的国务院授予的有突出贡献专家,最有资格住,我们应该改善他的生活和研究条件。”组织上的关怀,让父亲心怀感激,无以言表,只能以更加努力地开展研究工作来回报。

    在耀县农村的11年时间,父亲发挥自己的专长,尽其所能为农民群众服务,活跃了当地的业余文化生活,获得了农民群众的信任,和他们建立了真挚的感情,结下了深厚的情谊。返城后直到去世前的几十年间,父亲和耀县乡亲及朋友一直保持着联系,乡亲们来西安,总要到父亲家里看一看,坐一坐。父亲见到他们,总是很高兴,和他们唠家常,请他们吃饭,尽自己的能力为他们做些事情。在父亲的心中,耀县就是他的“第二故乡”;耀县农民群众,就是他最实在、最真诚的朋友。

    因一心扑在戏曲美学理论的研究上,我们很少听父亲讲他自己的事情。去年的一天,父亲罕见地把我们召集到一起讲述了一件他的往事。原来,父亲自幼喜欢音乐,上中学时就努力钻研乐理、和声、作曲理论,立志报考音乐学院,作一名作曲家。1941年他18岁,在北京师范大学附中高中(城固)上学,即以笔名J.Pinkle(谐音“品口”,取其众口皆唱之意)创作了一首艺术歌曲《回来吧,露莎兰》,受到同学喜爱,很快在本校和西北联合大学校园流传开来。

    1945年随着抗日战争胜利,北京师大附中和西北联大北迁,这首歌曲又流传到西安和北京,在一些院校和音乐界流行传唱。近日,父亲的一位老朋友告诉他,这首歌已被北京天使少年合唱团定为该团保留节目经常为外宾演唱,并在网上流传,好多人不知作者J.Pinkle为何许人也,议论纷纷,甚至有人猜测作者是苏格兰人。父亲听到这个消息十分激动,历经半个多世纪,这首歌依然在传唱,这对他是多么大的欣慰呀!听了父亲讲的这个故事后我们也是百感交集:早年爷爷因病去世,父亲未读完高中便不得已辍学工作,挑起了一家的生活重担,未能实现他报考音乐学院的梦想。从这首歌里,我们相信,如果父亲经过音乐学院的深造,一定会成为一名优秀的作曲家。

  ············

    父亲去世后,我们花费了较多的时间和精力整理他的文稿和资料。随着整理的进展,特别是发现了父亲亲自撰写的《陈幼韩艺术档案》后,父亲为中国戏曲事业呕心沥血、孜孜不倦奋斗的脉络凸显出来,我们头脑中的记忆片段也在不断延伸、扩展,逐渐形成了清晰、完整的画面。

    父亲一生热爱中国戏曲事业,从年轻时就开始探讨、钻研戏曲美学理论,1957年34岁时就写出篇戏曲美学论文,被陕西人民出版社汇编成书,受到戏曲理论家、时任中国评剧院院长胡沙的好评,中央戏剧学院、上海戏剧学院均将此书列为辅助教材。文化大革命中断了他的研究,1979年调入省剧协工作后,加倍努力,1985年著《戏曲表演美学探索》一书,被中国戏曲志总部列为“戏曲界十大必读书之一”,并被台湾出版界评为“全面建立中国戏曲表演美学体系的第一步巨著”。1991年著《戏曲表演概论》一书,被作为国家特约重点研究项目出版。1993年被国务院列为“有突出贡献专家”。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博士生导师、中国戏剧文学学会副会长何玉人高度评价说:“陈幼韩是当代中国戏曲理论的旗帜性人物,他引导了中国戏曲研究的方向,对戏曲学科建设作出了重要贡献。”

    在父亲的书房里,挂着他亲手工工整整书写的一幅对联:“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几十年来,这幅对联一直伴随着他在戏曲美学理论园地里辛勤耕耘。我们现在明白了,父亲借用朱熹的这两句脍炙人口的名诗,勉励自己树立科学严谨的治学理念和治学态度,同时也给自己确立了从事戏曲美学研究的途径和动力:理论研究要永远保持青春活力,必须用实践的积累、活跃的思想、深厚的知识、开明的胸襟、不断的创新等,提供源源不断的“活水”。这幅对联也使我们进一步理解了,父亲在戏曲美学理论研究上所取得的成就,是有其深厚的渊源的。

    由于早年家庭变故,父亲高中肄业,未能上成大学,早早挑起了生活的重担。在从事戏曲研究后,为了提高自己的理论水平,他勤奋努力,刻苦钻研,在学习马列主义理论的同时,集中通读了中国哲学史、欧洲哲学史、中国文学史、欧洲文学史、文艺概论、文学概论、美学概论、马列主义美学原理、西方美学史、中国美学史资料、黑格尔美学、车尔尼雪夫斯基美学以及美国、苏联、法国、中国(包括台湾)的美学论著、中国戏曲史、中国古典戏曲理论集成、斯坦尼斯拉夫斯基全集、狄德罗、哥格兰、欧文、沙尔维尼和布莱希特等戏剧学说,作了28万字笔记,写出《美学断想》12万字心得,为进行戏曲艺术规律和戏曲美学研究打下了坚实的理论基础。

    因自幼喜爱音乐的缘故,父亲在参加工作后,就开始专心学习京剧艺术,先后师从王蕙芳(曾与梅兰芳齐名为“兰蕙齐芳”)、千盏灯(本名杨桂亭,河北梆子老前辈)、小翠花(本名于连泉,人称京剧花旦大王)等一批戏剧大师,在诸师悉心口传身授下,共学演了《彩楼配》、《武家坡》、《大登殿》、《龙凤呈祥》、《四郎探母》、《女起解》、《三堂会审》、《凤还巢》、《宇宙锋》、《法门寺》等文、武、昆、乱戏30余出,饰演了其中的青衣、花旦、刀马旦等角色,对戏曲舞台艺术从唱、念、做、打、跷工及服饰、化妆全面进行了亲自体验,并学习掌握了京胡、二胡、月琴、齐钹、小锣等乐器的演奏。此后在工作中又广泛接触了秦腔、豫剧、评剧、越剧、川剧以及梅兰芳、程砚秋、荀慧生、马连良等的表演艺术;参加了第一届全国戏曲观摩演出大会,观摩了全国各个大小剧种的艺术精华,大大加深了对中国戏曲博大精深的感性认识和知识积累,对进一步从事戏曲艺术规律和戏曲美学理论研究打下了极为重要的认识基础和实践根底。 

    文化大革命使父亲的戏曲美学理论研究工作丧失了宝贵的时间,中断了11年。但“塞翁失马”,正是这11年,使父亲真正深入到了农村基层之中,和农民群众同劳动,同生活,帮助他们开展群众业余文化学习和业余歌咏、器乐、演小品,辅导小学音乐课,主办文艺创作班,切实品尝到了他们的酸甜苦辣,体验到了他们的喜怒哀乐。一切戏曲艺术本来就根植于生活,来源于生活,是对生活的高度概括和提炼。这11年极为难得的生活体验,促使父亲对戏曲艺术的本质和精髓有了更深入的思考和更深刻的理解。

    正是因为有了这些深厚扎实的基础,重视不断发掘“源头活水”,坚持独立思考,勇于创新,父亲在戏曲美学理论研究上取得了重要成果,他所提炼出来的“泛美”、“剖象”、“韵味元素”、“现代戏美学个性”等戏曲美学新概念,已为戏曲界所承认并在一些专家的论述中加以运用。他对戏曲美学理论的探索和突破,得到了戏曲界的广泛好评和肯定。戏曲界权威张庚、郭汉城对父亲的评价是:“一般搞理论的,多缺乏舞台实践;搞实践的缺乏理论素养;你是两者兼备,为一般人所不及。”著名戏剧理论家曲六乙也坦率评论道:“我花上五年功夫也写不出这样的著作···因为我缺乏你···丰富的实践经验。···你深谙戏曲表演艺术三昧,又综合古今中外的研究成果,因而能独辟蹊径,自成一家,时出俊语,多有创见。”著名评论家孙豹隐在评论中这样写道:“如果有一部著作能把你带进一个中华民族精神文化异彩纷飞的大美天地,引导你一点一滴地去感受那徇丽多姿的写意艺术之美,领略到它的真谛,定会使你眉宇大振,胸怀大爽,心境为之一亮,那么,陈幼韩先生所著的《戏曲表演美学》,正是这样的一种足以使你如愿以偿的美学盛宴。戏剧是一门科学,中国戏曲也是一门科学,而戏曲表演更是一门美的科学。科学创造贵在想象,贵在发现,贵在于研究和实践中去实现。《戏曲表演美学》立足一种整体美学的基点,摒弃空泛的议论,以严谨而创造的治学态度,密切联系中外戏剧的实践,运用在比较中见特点、在超越中见高度的逻辑方法,实现了戏曲表演美学的掘进与突破。”

    一切艺术都是相通的。父亲在戏曲美学理论研究上取得的成就,不仅在戏曲界得到肯定和赞扬,而且对其他艺术领域也产生了积极影响。著名作家贾平凹在一次发言中谈到:“我喜欢戏曲,陈幼韩先生等人的戏曲美学,都曾给了我在小说创作中极大的启示。”著名歌唱家龚琳娜一直想把中国戏曲的精髓用在自己的歌里,借鉴戏曲的发声方法来唱歌。她看到父亲撰写的《戏曲表演美学》后,毫不掩饰地发出赞叹:“这本书里的内容非常有价值!”2015年5月11日,在李小峰的引荐下,她专程登门拜访了父亲,兴奋地同父亲聊起了戏曲的传承,谈及自己借鉴戏曲的发声方法进行歌曲创作的体会······龚琳娜万万想不到的是,假如她迟来几天,就不会有这次见面的机会了:几天后,父亲因病住进了医院,一个多月后就永远离开了他一生喜爱并为之呕心沥血的中国戏曲事业!

    父亲生平喜爱宁静淡泊,不愿意惊扰麻烦别人。遵从他的嘱托,父亲去世后,我们只在很小范围内通知了亲属参加他的告别仪式。为此,我们撰写了这篇文章,并整理好父亲亲自草拟的《陈幼韩艺术人生》,借以告慰父亲的在天之灵,告慰父亲的挚友,告慰父亲的学生,告慰所有关心关注父亲的人!

陈福宇  陈恳  陈茁 

2015年7月31日

站长注:陈幼韩是我的叔叔,父亲的同父异母兄弟,情同手足。他们都是专业中最优秀的学者、专家,为事业奋斗终生。 陈福宇、陈恳、陈茁是陈幼韩的儿子和女儿。

       

        陈福宇  陈恳  陈茁 

,

编辑 删除 发表时间:2015-8-6 15:59:55 IP:已记录
收藏帖子 | 取消收藏 | 返回页首 
婕妮网友论坛
Powered by BBSXP 7.00 Beta 1 ACCESS © 1998-2006
Server Time 2017-6-28 23:51:37
Copyright 2006-2008 婕妮网友论坛www.52kl.org